谁能告诉我五条人和他们的歌到底好在哪里?

题主提到的三首歌,两首是乐夏提到的,一首是他们传唱度最高的歌(应当是因为《刺客伍六七》)。这三首歌,我个人以为其实并不很能代表五条人。

从题主举例的几首歌,基础可以看出来,您更爱好比拟直给的音乐,GALA就是典范的一个直给的乐队,他们的词曲都没有弯弯绕绕。再比如您举例的曼森,也是属于情感上非常直给的乐队。这种音乐听起来不费劲,宣泄情感,感到很爽很舒畅。我初中刚听摇滚那会,爱好的也是这种类型的摇滚。

如果在这个尺度下去评判五条人的音乐,那你确切很难get到五条人好在哪,因为他们的音乐不直给,大部分都是描写一些杂七杂八的好像跟我们没啥关系的事儿。“阿珍重上了阿强,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就这种事,有什么好唱的呢,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哪有“向前跑,迎着眼泪和自豪”带劲儿啊。

不过,感知音乐,观赏艺术,总是要打开自己的观念,不能局限在自己现有的审美中的,否则毕加索就是垃圾,蒙德里安就是骗子。要做到这一点,最主要的就是多听多看。不是说把五条人听好多遍,而是多听听自己爱好的那类型以外的音乐。

依照我当时的听歌过程,基础上中国摇滚圈这一波人听了个差不多,再听到五条人的时候,第一个想法是:我操,太少见了。

少见的是啥?不是方言口音,这些只是表示情势,英语粤语都是方言,九连好听但并不少见。少见的是这个乐队的内核。这种体验,你得听过了张楚,知道什么叫音乐里的人文;你得听过了汪峰早期,知道了他视角下的北漂......你得听过很多的音乐,有了对照之后,你才干发明五条人的精力内核是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可贵:

在中国,这也许是唯一一支自下而上的视角,来讲述中国工业文明变迁中,最最普通的人的生涯状况的乐队了,这是极为罕见的人文主义关心,也是极为罕见的纪实作品。

讲述底层人的作品很多,汪峰有,九连也有,很多乐队都有。但他们是自上而下的视角,就是他们讲的虽然是底层人,但他们的精力内核是:“我要尽力斗争分开这个阶层”,又或者是带有一丝同情的心理,讲述他们多不容易啊之类的。你感到他们要么是记者,要么是胜利学导师。

只有五条人是不一样的,他们就是坐在台下的那帮打工仔,他们的演出状况,就好像刚在菜市场买完菜,就来演出了一样。他们从不讲“啊我要斗争,我要胜利”也不可怜弱者,因为五条人的视角不是自上而下的。

每一个角色在五条人的歌里都是平等的,如果你吃过大排档,就会感到这些角色可能就是你旁边那桌的人。道山靓仔,感到就是你吃着吃着,旁边经过来给餐厅送食材的小哥,头发很久没理,穿着拖鞋踩着破单车,年青的时候犯过点过错,现在也没啥寻求。刚巧送货的间隙,被阿茂抓住聊了一会天,于是有了这首歌(我编的)。在这歌里,你听得到批评吗?你听到到所谓的“浪子回头”的呼吁或者激励吗?都没有,所以显得无味可陈。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无味可陈,才浮现出这些人物最真实最鲜活的一面。

因为这就是中国13亿人口里,被遗忘的绝大多数。他们的生涯就是无味可陈,没有双休,天天加班,娱乐运动极少,这是一个人口宏大,但存在感极弱的群体。我时常觉得奇异,为什么占人口多数的打工仔打工妹的声音总是这么微弱,一个王思聪的声音能大到全国人都听得见,但富士康几十万的员工的声音,我们却听不到呢?我们关怀的是事业有成的女明星们乘风破浪了没,关怀的是耗资上百上千万的中餐厅生意做的咋样,我们关怀的是今天摇滚乐队出圈了没,今天新裤子又去哪个综艺了。

可是你们小区的保安、干净工阿姨呢?你们郊区工厂里的厂仔厂妹呢?你知道他们平时的生涯是怎样的吗?这是中国被遗忘的大多数。经济学家说,这是中国工业文明发展的阵痛;教导学家说,你不好好学习,以后你就得去工地搬砖;娱乐公司说,这是真人秀的好题材;消息媒体说,这是值得发掘的好素材。

只有五条人说,别装逼啦,大家都差不多,来我给你写首歌吧。

只有五条人,用看似最戏谑,最自嘲,最无所谓的态度,写出了最尊敬他们的音乐。他们要的是打鸡血的激励吗?要的是大家装摸做样的同情吗?不是,他们要的是尊敬,是存在感,要的是一个艺术家抠着脚,穿着破拖鞋,跟他们坐在一起,写一首普普通通但里面有他们的歌。你懂得到了这一层之后,再听“市长先生把你,给遗忘了吗?他曾对你说,亲爱的春天姑娘,这儿永远爱你。”(出自《晚上好,春天小姐》),你就知道五条人的音乐到底好在哪了。

牛逼吗?客观吗?纪实吗?人文吗?无奈吗?现实吗?丧吗?好听吗?能晋级吗?都不主要啦其实,还是先来听听这位广东姑娘,周末到底爱好干啥吧。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happyhalloweenwallpapersquotes.com/206.html

最后编辑于:2021-04-30作者:admin

上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