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指挥家汉斯·克纳佩茨布什(Hans 北野望的影片Knappertsbusch)?

因为Hans Knappertsbusch的姓氏实在是长(chang)得过于酷炫,其实那个时期还有几位出色的德奥系音乐家名字也是差不多的长度,音译过来字多且难记,还有多种译法,所以我们在行文时为了避免麻烦,直接称呼音乐家的名好了,“汉斯”、“威廉”、“伊丽莎白”等等。可能有一点不符合规范,但我们这是网上的答复,又不是正式的论文,姑且通融一下。

汉斯生于德国(Elberfeld),逝世也在德国(Munich),学习是在德国,职业起步在德国,重要的工作地点也在德国,当然他也去其他国度演出,比如奥地利的维也纳是确定要去的,英国也去。不过,整体看,汉斯是地道的德国指挥家,如果范畴再宽一点,叫“德奥系”的指挥家。

“德奥系”这个词在讲作曲家和音乐作品、音乐作风时经常用,指挥家也有这种说法,钢琴家其实也有。德、奥在音乐上划分起来有时比拟艰苦。比如,卡拉扬的重要工作地点是德国,但他其实是奥地利人,在奥地利的音乐运动也比拟频繁,像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新年音乐会,奥地利的乐团、奥地利的典礼式音乐会,真正由奥地利人指挥的时候却并不多,卡拉扬正好是其中最主要的一位,该音乐会第一次世界范畴的电视转播也邀请的是卡拉扬指挥,这里面的确有点本土情结。像卡拉扬这种情形,说他是奥地利学派指挥作风,还是德国学派的指挥作风,都怪怪的,这么区分也没什么意义,于是就统称为“德奥系”或“德奥(学)派”。不过,要是非得较真,在一些情形下,奥系和德系也真的存在差异,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汉斯是尺度的德奥系指挥,他的工作地点虽然重要是德国,但历史的原因加上个人意愿,还有原来就存在的传统惯性,他在奥地利工作的时光和主要性也并不能疏忽,都很主要。说他是德奥系非常适当。汉斯最善于指挥的曲目也是典范的德奥系作品。

评价他的指挥作风须要斟酌时期的影响。

我知道有很多音乐喜好者是通过听录音、看现场演出的影片来观赏音乐、懂得音乐和学习音乐的,——这个次序符合现实,先听,听多了就想多懂得一些背景知识,懂得多了就想学一下,至于学得有多深、体系不体系就看个人意愿的强烈和稳固水平了。

严厉来说,这些朋友对于音乐的认知是从半山腰凭空立了一个台子,然后向上向下补了补,延长出一部分,这个系统存在必定的缺点。但作为观赏、喜好,完整可以,已经可以说是比拟优良了。

然而,缺少从底层向上逐级搭建起来的系统化认知,上述的空中楼阁始终存在基础不稳导致的一系列问题,重要就是局限性。尤其是唱片里的音乐时固化的存在,它记载的是那个时期的经典声音,可是时期在发展,音乐在变更,那些爱好音乐的朋友依然专注于旧时期的经典声音,沉浸其中,就会对音乐的发展和变更发生疏离感,甚至是反感,怀旧或崇古的观念日渐加深,最后就局限在里面了

典范的表示就是爱好秉持今不如古的立场,到处去推举老巨匠,对当代的演出、年青一辈的音乐家百般挑剔,有些可能是有道理的,有些就仅仅是作风不同而已,并没有程度上的明显差别,还有可能还是后辈的技巧更好、处置得更细腻、演奏得更完美呢。这一点都不奇异。但有些音乐喜好者沉迷在三十年前、五十年前、七十年前、九十年前,甚至一百多年前的录音,拔不出来了,心坎再也容不下新一代的演奏、歌颂或指挥艺术家和他们的作风了。

还有就是版本比拟,完整用自己的偏好来取代应有的评价系统,对于程度都很高、业界都有定论的出色音乐家,没有一碗水端平的态度,他们演出同一个作品,我爱好A,就顺手把B贬低一顿,理由都是些虚无缥缈的“情感”,或者滥用颗粒性、金属感、做大撑、漏气之类的“专业”词汇,这么一用,这些词立刻就显得不太专业了。这就是偏执,意气用事。当然,有些程度不错的专业人士也有犯这个弊病的,倒不是只有喜好者听多了旧录音才容易犯这个弊病。

我们还是应当有思考的广度和深度。

这个广度就含有包容性的意思,渊博,不要狭隘,尽量避免成见。比如有的朋友听完感到克莱伯的贝多芬交响曲指挥得好,转头就要踩一踩卡拉扬,这就很小孩子气了,你更爱好哪个没问题,但爱好了一个就非得贬低一下另一个,感到你爱好、你观赏的处置就是对的、好的、高程度的,你不爱好的就是错的、差的、低程度的,这合理吗?你成了判官了,你的爱好成了威望尺度了,这等于肖邦钢琴大赛您一个人就是全部评委团,一个人说了算,你说谁冠军谁就冠军,可以这样吗?不可以。这个思维逻辑是荒诞的。以前这样的音乐喜好者特殊多,一看猖狂的版本比拟者或者爱好一个音乐家就狂踩“竞争对手”的文章或评论,就知道是陷进旧时期经典录音的朋友,而且必定是没有体系地梳理自己音乐观的喜好者;这几年少了很多,也不知道是成熟了,还是广泛素养进步了,不过少归少,不是没有了。

深度是什么?可以以为包含时光的纵深和内容的纵深。时光这个要素好懂得,简言之,用发展的目光看问题;内容的深度也不难懂得,不要停留在直观的感受性上,要有一些理性思考平衡感性,深刻思考构造性的要素、技巧性的要素和理念上的要素,不能疏忽创作和演奏的背景,同时也要用感性平衡理性,避免走入机械主义或技巧主义,疏忽了观感这个最基本的要素

我说的这些看似与评价汉斯的指挥作风,也可以兼谈程度,看似无关,其实是有关的。上面的文字供给了一种思路和方式论,有了这个,不用我答复也可以有答案了,这个答案是属于各位的,比我直接供给的我自己懂得更有价值,——我说好坏高下,什么结论不主要,别人听了顶多作为一个知识点,测验不会考,生涯中用不着,跟人吹牛也不见得被懂得,没什么用,不信的人更是可能当耳旁风,都不带往耳道里进的,这些反映都正常,所以有意义的答案还是须要各位自己想。

下面我仅供给若干概略的评价思路。

(1)汉斯不是一个很严谨的指挥家,但他有魅力、急才和灵感。这一点从他的录音和文字记载里能看出来,后者包含谈不限于一些逸闻趣事。

(2)汉斯的理念是更重视气概和感到,而非细节和精准,不光是“而非”,索性就是不太在意,别糟糕过火就行,基础可以凑合。

能这样做是基于他的魅力、急才和灵感,他有这样的本钱才干这么做,换一个人就乱了、砸了、完蛋了、申明扫地了。汉斯可以,是因为他这个人,而不是这种做法真的多么好

事实上,历史上大多数出色的指挥家都是严谨、重视细节和精准的,但他们也不是不器重气概和感到,他们都器重

比如前面提到的小克莱伯,他的排练是很可怕的,细节抠到令乐手害怕,我们看过纪录影片,排练到不厌其烦也要烦了,小克莱伯还在持续,最后的演出后果很好,有严谨、有细节、有精准,也有气概、有感到。

这种例子有很多,因为大多数指挥家都是这样的,托斯卡尼尼、巴比罗利、赛尔、莱纳、卡拉扬、伯恩斯坦、切利毕达契、穆拉文斯基、小泽征尔、阿巴多等等,我们可以列出很长的名单,这太容易了。

反之,像汉斯这么做的指挥家就很稀疏了。他的排练经常是非常粗糙的,甚至没有。他的演出也经常出一些小瑕疵,而这些瑕疵一看就是缺少排练所致,虽不致命,但也显眼。连留下永久记载的录音工作,阿巴多可认为了一个小瑕疵推到重录,以致经费暴增、唱片公司苦不堪言,阿巴多依然保持,汉斯却在明知录音演奏有瑕疵时表现听的人也未必听得出来,算了别重录了,差不多行了。

不仅是指挥家群体了,其他音乐家群体,比如钢琴家鲁宾斯坦,录一首小曲子能录百余遍,曲子他很熟,演奏得也很好,但他就是细节不满意,就是要弄到最好,才干录下来、才干发行。这种例子不是少数,而是很多,在巨匠级的音乐家那里更是常见。

与汉斯同级别的指挥家,能找到跟他一样随便的还真不多。我印象中还有这样的例子,写答复的时候一时忘了,哪位想到了可以提示我。这也能看出有多难找“同类”了吧。“伪同类”倒是想到一个,托马斯比彻姆,他与汉斯差不多算同时期,早诞生了9年,逝世早了4年,他接收采访时表现不愿意没完没了彩排,还是看演出时的灵感,但有同时期的业内人士表现,如果客观条件、他本人的时光和精神容许,比彻姆还是很愿意彩排的。

(3)汉斯是偏慎重的表演型人格。在年事大了之后,就更是这样了。

我们可以举一些不同的类型来辅助懂得什么是偏慎重的“表演型”人格。(注意,这个词我在这里采取的是大家都懂的那个意思,而不是严厉的心理学定义的那个意思,懂得这个意思须要我们有一些默契,如果互相懂得了,就是有默契,如果抠字眼,就是没有默契了)

与汉斯同时期的大指挥家Wilhelm Furtwangler,就不是慎重型的,他也不是表演型人格,他的名字也比拟庞杂,译名也有争议,我们称他为“威廉”吧。威廉指挥是双手乱晃,双臂抽搐,躯干左摇右晃,脑袋也乱动,最令人惊讶的是他的指挥棒活动轨迹竟也有乐手能看懂?狂草都比他好懂。从录像上看,尽管他是位经验丰盛的出色指挥家,可威廉晚年登台时依然对舞台和观众有一点不适应、自然而然地拘束,有种赶紧演完了下台的感到,只有在挥棒时自在一些。他应当是间歇性狂躁型的非表演型人格。当时有乐评家称他是“酒神的狂欢”。

小泽征尔是跳脱且有童趣的表演型人格;托斯卡尼尼是威严的表演型人格;阿巴多是浪漫的表演型人格;卡尔伯姆是威严的非表演型人格;伯恩斯坦是狂热的表演型人格。

与汉斯一样是慎重的表演型人格的指挥家也不算少。卡拉扬就是这个类型的,切利毕达契也是,不过他俩年青时都不是,年青的两位都是狂热的表演型人格,促使二人产生如此变更的原因都是二战及之后十五年的人生阅历。

(4)汉斯能够时不时地奉献出惊艳的演出,但演得不那么好的次数也显明高于同层次的其他指挥家,这个原因也不难想到。所以,在他那个级别的指挥巨匠中,汉斯是上限非常高、下限比拟低的一个特别存在

有一句在音乐界和体育界都广为传播的句子——“练习带来完善”。完善当然是无法到达的,但趋近完善是可以通过不断地练习做到的。汉斯有时排练得不足也能指挥得很好,有时就不行,不过给他足够的时光,他必定能拿出高质量的演出,他如果在某个乐团或剧院常驻一段时光,这段时光的演出就是稳固的好。

(5)从历史的角度看,汉斯固然出色,当时出色,现在看也很出色,但从艺术的作风看,他与大多数过去的巨大音乐家一样,具有鲜明的时期特点,是旧学派的代表人物,拿到今天来,与当代古典音乐表演的作风、潮流和趋向有显明的差别。

这个规律对于历史上的绝大多数音乐家都实用,再强调一遍,不限于指挥家,也不要以此来断言谁就巨大、谁就不行,有时期特点进而有必定的历史局限性是广泛规律。

比如与汉斯同时期有一位小提琴巨匠叫埃尔曼,他是海菲兹和米尔斯坦的师兄,海菲兹是20世纪的小提琴演奏之王,米尔斯坦与海菲兹几乎申明相当,埃尔曼则是比他们更早成名的大咖,同门三位都很强盛。可是埃尔曼的演奏拿到今天来听,越是专业的小提琴演奏者越能领会得到岁月造成的宏大差别,现在的小提琴家绝不会那样运功、换把、揉弦、乐句处置,不是不能,而是不想,时期变了,审美变了,可以观赏,不会效仿。

比埃尔曼更早的小提琴巨匠克莱斯勒,与当代的演奏作风差别更大。有时候我们会想象门德尔松时期的小提琴名家约阿希姆的演奏是什么古老的作风。对了,门德尔松小时候经常被歌德抱,门德尔松是约阿希姆在音乐上的领路人,约阿希姆幼年的小提琴老师后来教过维尼亚夫斯基,后来与姐姐一起住在门德尔松所在的莱比锡,他的这位姐姐以后有个孙子,就是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约阿希姆寿命比拟长,他享受了七年20世纪的太阳,惋惜没留下录音,——理论上其实可能有录音,但我没听过,而且那时候约阿希姆年事很大了,大概率不能演奏了,没有留下录音也正常,再说以那个时期的录音机技巧,听也只能听到含混的琴声和嘈杂的炒豆声,听不出来多少东西来。

指挥家是指挥乐队演奏,分辨他们的作风的时期印记比拟庞杂。所以我在前面拿小提琴来举例,更清楚直观。道理是相似的。另外,小提琴是乐队的主要组成部分,说最主要也不过火,基本组件,小提琴演奏作风的变更与乐队作风的变更也有逻辑关系,不过重点我们还是说指挥家的直接影响。

从录音时期算起,托斯卡尼尼、威廉和汉斯的指挥作风都属于【古早期】的代表人物,托斯卡尼尼更早一些,但他的寿命很长,艺术活泼期也很长,所以大体可以说是与威廉和汉斯两个晚他一辈的同行是同时期的,更早的指挥家还有魏因加特纳。魏因加特纳也是了不起的人物,世界上第一套贝多芬交响曲全集就是他录制的(贝多芬的学生车尔尼,车尔尼的学生李斯特,李斯特的学生魏因加特纳,人家这叫传承,那个年代录音是大事,技巧条件优先,成本巨高,难度宏大,只有一个时期最巨大的音乐家有资历优先尝试这项新技巧,留下自己的声音记载,比如卡鲁索,比如魏因加特纳),他的作风也影响了当时的后辈,对了他的老师是大名鼎鼎的李斯特,还曾接班马勒的歌剧院职位。除了我们前面说过的那位威廉,还有另一位威廉也不可疏忽,威廉·门格尔伯格,与这几位也差不多是同时期。老克莱伯也是。再多人物就不举例了,我们这究竟不是个讲指挥家历史的文章。

【古早期】之后是【近古期】,也是指挥家的黄金时期,同时也是录音技巧飞速发展、录影技巧开端发展的时期,所以他们留下了大批优质的录音和尚可的影像,其中像卡拉扬这种关怀科技、不排挤新技巧手腕的指挥家还留下了品德极高的音频和清楚雅观的视频材料,也是后辈们学习音乐的主要范本,更是音乐喜好者们的精力粮食,众所周知,卡拉扬的唱片销量是所有古典音乐类别的音乐家里最高的,高得还不是一点半点,很多很多年前就报道破一亿了,后来又说破一点五亿了,随着再版、新合集和重制版,以及旧版的细水长流,再加上数字付费音乐的兴起,数年前也早就报道破两亿了,而且古典音乐这个品类有个特色,就是不怕时光的冲洗,性命力悠久,可能不是爆发性的冲销量,但是卡拉扬这都逝世三十年了,过世后的累计销量都要赶上他生前的数字了,这个数字还会稳固增加,直至很多很多年,乃至新的物理载体呈现,黑胶唱片、磁带、CD、网络付费下载,谁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卡拉扬是个代表人物,还有众多了不起的指挥家,这个时期是指挥家最好的时期。一般我们指的是20世纪早期诞生,逝世是20世纪7、80年代的指挥家。有趣的是,近古期的指挥家们虽然从古早期的先辈身上学了很多东西,但有直接师承关系的并不多,甚至大部分的老一辈与正当盛年的一辈关系还比拟糟糕。这种情形在之后就不多了,也许是黄金时期的很多指挥巨匠年青时吃过被先辈刁难的亏,等他们成长起来后,就特殊愿意提携后辈,比如卡拉扬不仅亲手提携了小泽征尔、扬松斯这样的指挥人才,也提携了小提琴家如穆特,大提琴家马友友,钢琴家如魏森博格、基辛,单簧管演奏家梅耶(女梅耶,不是男梅耶),歌颂家卡雷拉斯、杰西诺曼、曹秀敏等等,在那个年代,与卡拉扬合作就等于是乐坛的黄金通行证,只要能在事业上一步上好几个层阶。卡拉扬还举行指挥大赛,不少后辈指挥家由此起步。

【近古期】之后是【余晖期】,一个辉煌残暴的指挥家黄金时期停止后,虽然不可避免地下滑,但总要留下鼎盛之后的余晖,保持了二十年有余。随着穆拉文斯基1988年逝世,卡拉扬一年后逝世,伯恩斯坦再一年后逝世,比他们年长的卡尔伯姆1981年逝世,与他们年事相仿但更长寿的索尔蒂1997年逝世,标记着近古期的黄金时期停止了,超长寿的朱里尼尽管2005年才逝世,但他性命的最后几年并没有持续登台,他在1998年就告别舞台了,与比他年长两岁的索尔蒂过世仅有一年之隔。那个光辉的时期终归是落下了帷幕。(偶合的是,钢琴的黄金时期几乎与之同期,钢琴巨匠霍洛维茨与卡拉扬同年过世,与霍洛维茨齐名的里赫特与索尔蒂同年过世,传奇巨匠鲁宾斯坦比卡尔伯姆晚一年逝世,鲁道夫赛尔金比伯恩斯坦晚一年逝世)

接替他们的余晖的新一代指挥家曾经受到这些巨匠的指导、提携和影响,比如小泽征尔、阿巴多、梅塔、穆蒂、扬松斯等,他们基础是20世纪3、40时期诞生的,他们学习和成长的年代与黄金时期重合,在黄金时期的后期他们逐渐登上主要舞台,积聚了经验和资格,也磨练了技巧和修养,直到老一代谢幕,他们登场。

【余晖期】之后就是【当代】,告别了与【近古期】黄金时期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余晖期】,真正意义上的【当代】来了,也就是现在,起始点大概是3-5年前。2014年,阿巴多逝世;2019年扬松斯逝世,他是比拟惋惜的,突发急病,原来他的年事比其他几位小,本应当还有几年可以登台的;同年,梅塔发布退休,尽管后来也有一些演出,但老态尽显;同年,90岁的伯纳德·海廷克退休,他的资格要更老一些,可以提半个辈分;这几年小泽征尔的身材状态也不佳,指挥运动很少,据说目前有所恢复,但确定也是大不如前了,究竟85岁了;穆蒂比他们年青一些,但这几年也萌生过退意。比他们年事大一些的小克莱伯可以说是“英年”早逝,2004年过世,在指挥家里,他的年事绝不算大,他的资格也更老,究竟家学渊源,他父亲老克莱伯是【古早期】的,要不是早年不同意儿子当指挥家,可能小克莱伯的辈分也能往上提半辈。连更年青的西蒙拉特都从柏林爱乐的宝座上分开了,转做了更自由一些、压力小一些的其他地位,为将来盘算,恍然间,曾接替阿巴多的西蒙拉特今年也65岁了。不管怎么说,这一辈也逐渐淡出舞台后,新生代必定要走上舞台中央了。

不过,遗憾的是黄金时期及其余晖停止后,【当代】后继乏人。说白了人才匮乏,山中无老虎,要么是一些毛头小子促上位,要么是以前的二流三流的人物盘踞了最好的和稍逊的职位和舞台。眼见着,指挥范畴是衰落了,就看能不能出一两个扭转乾坤的神人了,估量盼望不大。

说这些与评价汉斯的指挥作风和程度有何关系呢?怎样从历史的角度剖析断定?

其一,汉斯所处的【古早期】程度很高,艺术水准不逊于【近古期】的指挥家黄金时期,所欠缺的只是录音技巧和录影技巧。论艺术水准,【余晖期】稍逊于【近古期】,【当代】远远逊色于【余晖期】,这样就有了比拟。

汉斯是站在【古早期】第一梯队的代表人物,【古早期】=【近古期】>【余晖期】>>>>【当代】,所以论艺术水准,汉斯与近古期第一梯队的代表人物持平,略高于【余晖期】第一梯队的代表人物,远高于【当代】的这些花花草草。具体到人名,大家可以对比前面的描写脑补。

其二,要是论对现在的影响力和著名度,【古早期】确定是远远逊色于【近古期】和【余晖期】的,甚至比不上【当代】的花花草草。

这也很正常,影响力分为对专业人士和业余喜好者,还有不能疏忽为数宏大的民众。【古早期】的大指挥家被提及的机遇少得多,而且影音材料的画质音质差,那时候的作风和审美与现在差距也很大,所以,【近古期】黄金时期拥有水准丝毫不差甚至模糊胜出的艺术水准,影音材料也具备高得多的画质音质,名气又大,影响力也大,黄金时期不是吹出来的,它切切实实地存在过,并不遥远,甚至一些名校请来上巨匠课的音乐家还与【近古期】的传奇人物们有过来往,比如小泽征尔可能会提起卡拉扬,非常自然——钢琴界也是,巴伦博伊姆上课会提到钢琴【近古期】黄金时期的代表人物霍洛维茨。

有人说,“不对!我就经常提,我们比拟版本的时候总是拿出【古早期】的巨匠录音,单声道也很棒棒,我的朋友张三、赵四也是如此,还有我在网上看到AA和BB很爱好老巨匠。”是,我没否定这些朋友的存在,我只是说你们是少数。承认也是少数,不承认也是少数。我一说舒里希特,你说你知道,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音乐喜好者如果不是考古流或特殊关注,大概率不知道这是谁,我可以明白地讲,很多音乐学院的优等生也大部分不知道这是谁。你和你的朋友都爱好考古,志同道合,当然都知道了,这不是广泛调研的抽样方法。

汉斯的名气比舒里希特大,但我说实话,当年是大,如今对于考古流的音乐喜好者和某些专业人士而言,汉斯的名气也确切是大于舒里希特,不过更大范畴地,对于大多数业内和业余的人们,这俩的名气是一个量级的,都没听说过,你如果告知我,我可能有点印象,但也不想深刻懂得,过几天又忘了,就是这个水平,这里就是指没那么资深的音乐喜好者和不从事相干研讨的专业人士,对他们就是这个后果。至于普通民众,不好这口的,或者听古典音乐仅限那几首名曲的,人家基本就不会记这么庞杂的名字,听都没听说过,也不想听,不想记,你给人家放录音,人家嫌音质渣,听着像五六十年前国产老电影的配乐。

你一说卡拉扬,知道的人会多得多,当然不能跟当红娱乐明星比,但就拿国内来说,卡拉扬41年前来华演出,在文化圈内是一件大事,也是中德文化来往的一次历史性部署,三场演出票不卖,由文化部从全国各地选派专业院校和专业艺术集团的代表来京观摩学习。尽管进程有些曲折,可是卡拉扬和柏林爱乐的艺术水准驯服了几乎所有观看的专业人士,曾经看过演出的一些老人在四十年后聊起来仍赞不绝口,表现是自己这辈子看过的最好的演出,没有之一,即使多年后西蒙拉特带着柏林爱乐再来,也差距显明,不可逾越。基础上,你问任何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他/她应当都是知道卡拉扬的,如果不知道,可以让他/她立刻卷铺盖回家,因为没有一个专业学生最基础的常识。有必定文化的知识分子,也有相当一部分知道卡拉扬这个名字,也许没细心听过他的唱片,但知道这个名字不稀奇。连很多不怎么听古典音乐的年青人,家里和学校的教导程度比拟高,也有可能听说过卡拉扬这个名字,因为中学、大学的音乐课上,老师可能播放过相干的录像或录音片断。我之前看一个重点中学的音乐观摩课就是播放卡拉扬指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片断。任何一个大学的音乐观赏课,如果播放古典音乐的影音材料,很难绕开卡拉扬。

知道伯恩斯坦的人在美国也非常多。他不但指挥,还曾经是个音乐普及者,又是作曲家,写过很符合美国人口味的音乐剧《西区故事》,他的其他音乐剧也有经典唱段传播。

【古早期】名气最大的指挥家是托斯卡尼尼,二战期间到达了世界级的影响力,盟军曾动用军事力气帮他拿到曲谱,托斯卡尼尼指挥了特殊音乐会为那时的美国鼓舞人心和士气,他在世时,美、苏、欧的乐坛都买他的面子,NBC专门给他成立了一个乐团,等同于专享。可究竟时过境迁,梅纽因曾感慨他以前经常在广播里听到托斯卡尼尼指挥的演出,后来托斯卡尼尼逝世后,慢慢影响就淡了。比影响力,威廉也只能望其项背,在世时,他由于二战期间有一些莫须有的污点(其实是没大问题),影响力受到限制,逝世后,强如托斯卡尼尼的影响力都只能日渐淡化,更别说威廉了。更不要提比威廉的影响力还要小的汉斯了。【古早期】的影响力到现在已经非常淡了。不专门考古的人知道托斯卡尼尼就很不错了,如果知道威廉那就很优良了,而知道汉斯或者舒里希特这种,要么是专门研讨这个,要么是考古流的资深音乐喜好者,除此之外,一般人不会知道的。

其三,艺术作风的历史印记,以【古早期】最重,也与【当代】的审美趣向出入最大。换句话说,【古早期】的艺术作风具有局限性,——任何艺术作风都有局限性,但我的意思是,【古早期】的艺术作风的局限性已经很显明、很突出了

【近古期】有没有局限性呢?理论上也有,但目前表露得并不显明,根据就是不但【余晖期】有大批的指挥家学习效仿,而且这种作风传承到了【当代】,现在还是有很多很多年青的指挥家以【近古期】黄金时期的指挥家为学习范本,他们接触到的老师也是深受【近古期】巨匠们影响的,何况,卡拉扬的唱片销量依然高居古典音乐界的第一,遥遥领先,而且直到今天,他的唱片或付费数字音乐的年销量仍然领先绝大部分在世的年迈指挥家、盛年期的指挥家和当红新生代们,这就叫余晖,逝世31年仍有余晖。听古典音乐的人,有一部分很在意仪式感和现实载体,所以卡拉扬的CD和黑胶唱片还是可以卖得动,以古典音乐圈子的尺度,销量也很可观,新品有销量,二手的交易量也不低。在美国的一家二手音响制品店里,我曾看到一套多年前出版的卡拉扬指挥作品的合集,现在已经买不到了,我早年就想买,但当时没带够钱,这次又没带够钱,这玩意二手的价钱也没廉价很多,当时又把信誉卡落在办公桌上了,我沉思着第二天再来买,成果第二天再来就没了,有人买走了。这种事我还不止一次遇到过,比拟抢手的古典音乐二手CD除了卡拉扬,还有伯恩斯坦、克莱本、霍洛维茨和鲁宾斯坦,经常是你这次迟疑家里架子满了放不下、到底买还是不买,终于回家下决心再买个架子,然后第二天去看,CD卖掉了。【古早期】的老录音以前在国内专门有一批考古流的人去抢,我印象中这东西很抢手,后来到了美国发明,他们这里很少有人买这种老录音的唱片,因为音质实在是没法忍,现代人的听觉已经不太能忍耐单声道+大底噪了。

这是什么意思呢?买这些【近古期】黄金时期指挥家唱片的人有一部分是专业的学生和从业者,还有一大部分就是古典音乐的受众群。像卡拉扬或者伯恩斯坦这样的【近古期】指挥家的录音是他们最多听的,他们的审美趣味自然就不可避免地向这个方向倾斜。

因此,我们经常能听到业内人士感叹【古早期】指挥家和乐团的作风与现在有多么多么明显的差异,现在已经不可能那样处置作品了,这大概属于一种“好但过时”的委婉说法,但我们很少听到有人这么说卡拉扬和伯恩斯坦的指挥作风,更不会说小泽征尔、梅塔、阿巴多、扬松斯、西蒙拉特了,人家还在乐坛有不小的影响力呢,刚下去没多久,怎么可能就过时了。

像汉斯这样的【古早期】指挥家,业内的传承已经隔了几代人,留下的录音有只有很少数听众,著名度也降落到了近乎历史最低点,作风又与现今的差异很大,唯一的成果就是——“大家以为,你我不同,你是旧,我是新,我是发展的方向,我的前一代、两代先辈们也与我的作风相近,只有你距今太远,差异也更大,与前面一两代的先辈也不同,所以,我敬仰你曾经的成绩,但你的作风属于过去,不属于今天了。”考古流的音乐喜好者可以持续听着老录音、追忆着老巨匠的光辉,但业内无论如何不可能回到那个时期的艺术作风了。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happyhalloweenwallpapersquotes.com/327.html

最后编辑于:2021-05-28作者:admin

上一篇:
上一篇: